首页 > 连续剧 > 欧美剧 > 第四类地球人第一季

第四类地球人第一季
第四类地球人第一季正片
主演: 德鲁·尼尔森 安娜·盖斯泰尔 奥斯卡·努内斯 迈克尔·卡西迪 爱丽丝·韦特兰德 布莱恩·赫斯基 
类型:喜剧 科幻 悬疑 欧美 
导演:格雷格·丹尼尔斯 罗德曼·弗伦德 安德鲁·盖诺德 
地区:美国 
年份:2016 
介绍:TBS直接预定了一部科幻喜剧剧集《地球人小组 People of Earth》,跳过了试映集环节。该剧由前《每日秀》记者Wyatt Cenac制作并主演,同时参与制作的还有脱口秀主持人Conan O&

第四类地球人第一季相关搜索

  • 高速云播放
  • 高速云M3U8

在线播放,无需安装播放器

倒序↓ 顺序↑

第四类地球人第一季猜你喜欢

相关问题

终极蜘蛛侠第一季里的名言

你把第十五集找找自己看吧,我想这个应该没人刻意去记的



为什么龙珠前后地球人的战斗力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外星人的“第三类接触”——1981年的一件案例宇宙之大,无奇不有。正因为物质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才构成了现实的一切。从古到今,人类发现的飞碟现象就是宇宙间这样许许多多真实现象之一。现在,地球上的文明已达到了较高的程度,但是否地球文明在宇宙间就是独一无二呢?宇宙间任何天体,只要条件适合,就可能产生原始生命,并逐渐进化到高级生物,因此,地球以及地球人在宇宙间并不占有特殊的地位。当我们就有关飞碟的大量资料和目击案例来与我们人类自身所发生的一些特殊现象作一比较时,我们就可飞会惊奇地发现天上地下规律一样,飞碟现象与人体特异现象具有何等相似!这样,我们对飞碟的存在,飞碟飞行的特殊,第三类接触……等有关现象,就会感到它仍然是可以理解的。关于飞碟隐态飞行问题。从大量案例看,飞碟的飞行是很自由的,可垂直起降,不需跑道,可侧飞旋转,可前进后退,可停留在空中,可转直角,真是设备先进的全天候飞行器。 它还可以任意速度飞行和加速,会解体,又能组合,这样忽隐忽现的隐态飞行最使人难以理解相信。按照辩证唯物主义观点,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有正有负,有阴就有阳,有静止就有运动,有低速就有高速,有宏观就有微观,有显态就有隐态,这是为大家理解的,为什么提到飞碟能以隐态飞行就有人想不通呢?就认为不可能呢?今天的人造飞行器还做不到隐态飞行,将来难道就不可能进行隐态飞行吗?理论上承认,而对实际存在的物体隐态飞行不理解,这不能不归罪于常规现象、经典理论对人们头脑的束缚。以人体本身来说,当代理论对人的各个器官的作用可以说尚未完全弄清楚。就拿“耳朵认字”来说,包括一些权威学者们只承认眼睛的认字功能,在:“耳朵认字”面前惶恐不安,还大嚷大叫世界上真出了怪事了。可现在全国数以千计的小孩都具有“耳朵认字”功能,为什么在客观事实面前总是怀疑那?这不正说明传统的观念和理论把他们的头脑束缚到了僵化的程度吗。过去对人的大脑的研究也是很不够的,认为额区是哑区,现在脑电专家们的研究发现哑区不哑。如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梅磊教授的研究,他对许多具有特异功能的儿童和有名的气功师动用脑功能测量技术,对气功态和特异功能态下的脑波进行电子计算机处理和分析,结果在大脑额区发观能量集中的优势峰,额区——枕区关系传递,即波优势峰从枕区(正常态)向额区(气功态异能态)的移位效应和波颇串减慢的效应。如果以传统购观念、经典的理论来理解大脑的这一功能,当然也是不可能想得通的。更有趣的是小孩能够用特异功能移物,而移物过程就有显态和隐态两种,我们在对飞碟现象研究的同时,观察了人体特异功能移物实验,增强了我们对飞碟隐态飞行的理解。既然今天的地球人能够使物体发生隐态运动,为什么远比地球文文明先进的地外高级生物就不可能使飞碟隐态飞行呢!我们设想:隐态飞行是一种很理想的飞行,它能突破任何空间障碍,实行时空转换、实行星际航行而受阻最小,“速度”极大,能克服引力场、电磁场…… 等力场的束缚而自由飞行,它有其新的飞行规律,实观了显态飞行与隐态飞行的转换。如在第三类接触中的UFO劫持案(贝蒂.希尔和巴尼.希尔劫持案)说到,飞碟人可把地球人从地球上的任何框架里直接劫定而不受阻;在人体特异功能的特异转运、特异书写、突破空间障碍实验中,我们看到试样可从一处“消失”,然后在另一处“再现”,而中间过程一般人看不见,但受试者本人对试样的“消失”,时到和“再现”时刻与方位有所感觉。受试者的主观描述经常与实验两者现场搜寻试样的结果相一致。“突破空间障碍”的过程,常人同样是看不见的,待到在场监测人看见试样时,它已经从密封容器中转运出来了。“特异书写”中,钢笔和纸密封于盒内,钢笔不扭开就能写出字来。这些都说明了物体的隐态的运动或飞行,可以完全不受物理框架的缚束.且能实观显态和隐态的自由转换。在飞碟劫持案中,飞碟人与地球人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可借助思维传感进行交谈,这个现象在地球人之间能否进行呢?从王强和王斌,小红和小黎的思维传感实验,证明了信息是能够传递的,这样地球人与飞碟人借助于思维传感进行交流就成为可能。这里,介绍一个目击案例。1981年8月ll日下午七时刚过,天高气爽,蔚蓝芭的天空没挂一丝云彩。这时离天黑尚早,文山八月份一般在下午八点过才天黑。我带三个小孩在文山师专大礼堂旁正准备对她们进行移物测试,当时有师专、附中、县一中的老师,昆明师范学院暑假回来的学生,及院子里一群小孩共二十多人在旁围观。7时25分附中学生赞梅偶然抬头发观天空中有一个不明飞行物,就叫了起来:“你们看,天上的飞碟”,于是大家都往天上看,这个不明飞行物呈菱形、有一支香烟那么长,发出银白色的光、亮度与晚上最亮的星差不多。孩子们边看边叫,使得屋子里的人也跑出来看,如州农业局副局长、州广播事业局副局长及老师们也闻讯出来看。我选了一根电线为参照物,确定了它的运行轨迹。它一面旋转,上升一段又下降一段,向北西方向运行、轨迹特殊,不象流星、飞机、卫星的运动轨迹,孩子们边看边嚷:“转了!转了!,孩子们形容这个不明飞行物“象水蛇头的游动”。移动速度较慢,比飞机、卫星运行的速度看起来慢,它发出银白色光而不周围不拉线。在观看时我叫了一个学生记求时间。飞碟越来越高了差不多看不清楚了,孩子们嚷着:“耍走了,要走了,”我突然想起叫三个特异功能小孩用意念呼唤:“这是文山,飞碟来!飞碟来!”喊了一两分钟后,飞碟突然急转下降,其下降高度比初视点还要低,这时孩子们叫嚷着:“下来了!下来了!”“在翻筋”,这时三个特异小孩也叫起来:“我们的耳朵烫”“耳朵发抖!”“全身发麻!”她们由于身体的特殊反映,惊骇得停止了呼唤,于是飞碟向高空上升,速迅消失。 这个案例太偶然了、太特殊了,我们在当时也感到莫名其妙,它的运行轨迹太离奇,而且呼唤竟会下降,真是巧合得很。看到这个观象引起了我们的兴趣,事后我对一个小孩分别进行了询问,她们都说全身发麻就象发特异功能时的感觉,尤其是耳朵麻得最厉害,耳朵还抖。我对当时的其中两个遥测和传感信息较强的小孩进行详细询问,—天晚上,我到小红(11岁)家,当时她的父、母在场,小红靠着母亲坐在床边, 我问:“你知道什么叫飞碟吗?”“不知道。”小红回答。“你读过有关飞碟的书,或看过有关飞碟的连环画吗?”小红说:“没看过。”“你那天看见的飞碟有多大?”“有一间屋子大”,小红的意思指长为七、八米的屋子。“象什么样子?”“象两个盘于盖在一起。”“你还看见什么?” “周围有窗子”。“里面有人吗?” 一问到这里,小红好象受到什么刺激,两眼瞪得大大的楞了一下,说“我害怕,我害怕。”突然将她妈妈一把抱着哭了起来。我们感到奇怪,等她稍不哭,又问:“你看见飞碟里有没有人嘛!”于是她又抱着妈妈哭,哭得更厉害。问了三次哭了三次,无法问下去,只好算了。第二天,我接着去问小云(14岁),小云说“里面有人,看不见脸,头上有一尺多长尖尖的扁扁的东西,我们叫时,这个尖尖的东西就转向我们”。“里面有几个人7”我问,小云说:“有三个,有一个头上没有那个尖尖的东西。”我又问:“他们有多高?”她说:“一米多高。”我再问:他们的皮肤是什么颜色?”她回答:“是深蓝绿色。”从小孩这些回答,真是越来越叫人难以理解了,越来越玄了:我们想问个水落石出,想到小红的特异功能较强,还是从她那里再了解吧,在1982年4月4日我又去小红家,她妈妈、姐姐和三妹都在。当问她飞碟里有无人时,又哭了起来,两支小手靠着脸哭。她妈妈对这种情况想不通,说大家都在你伯什么,又紧逼她只要说一个字“有”或“没有”人,就行了。只要问一句,她就大骇惊叫,哭得越厉害,结果又哭了一个晚上,一个宇也问不出来。四月十一日星期天小红到我家玩,看杂志,当她打开《科学与未来》创刊号24页,看到外星人的图画,立刻吓得把杂志摔了很远。今年春节期间(1983年2月14日),省里派人来测试她的特异功能时,她完成了飞信笺实验,等着叫她实验时,她突然问我:“者师,该是飞碟又来了。”我说:“没有嘛!”她走到窗子边看了一下天空,又哭了起来。遇到这一系列现象,我们迷惑不解,是否地球上的特异人与飞碟人有什么关连?他们之间有什么信息相通?或者外星人的信息对孩子们的刺激太大,在她们的心灵上留下什么痕迹?这真是值得继续探索的一个谜。飞碟现象与人体特异功能现象虽然离奇,难于解释,发入深省,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但这两种现象似乎有共同的客观规律。我认为:从地球人本身特异现象的研究有助于对飞碟现象的理解,它们之间看来有某种联系,或许人体潜能的发展有助于与外星人交往的发展,说不定地球人中特异功能的强者会成为将来直接和外星人通话的人。 (原载于《UFO研究》(十三)1984年)